綏中縣打印機價格論壇

篆刻名人名家趣聞

聽月草堂2020-05-21 15:37:20


畫家不必三絕,而須四全

這是已故著名畫家潘天壽的話,意思是作為一個畫家不一定能做到詩、書、畫登峰造極,但必須詩書畫印四全,強調了印章的重要性。潘天壽幼時家貧,曾把壓成方塊的粘土晾干后刻印,又以爐灶里烘燒以增其硬度,為不使泥塊太吸油,又設法薄涂一層熔化了的石蠟。年輕時曾得到吳昌碩的熱心指導。當他在浙江省立一師求學時,就參加了校內的篆刻組織--“寄杜”,當時他刻邊款都署名“天授”。抗日戰爭后為集中精力專攻繪畫才不常作印。


還是自己來刻!

齊白石三十二歲,那年他的家鄉來了一位號稱是稱篆刻名家的文人,求他刻印的人很多。齊白石也拿了一方壽山石去求刻名印。過了幾天去取,此人退還石章說:“磨磨平,再拿來刻!”白石見石章光滑平整;但既然這么說,只好磨了再拿崐去,那人看也沒看,隨手擱在一邊。又過了幾天去問,仍退還石章,倨傲地最白石回去再磨,白石氣憤之下,收回石章,決心自己學刻印,并當夜用修腳刀刻成一方印。從此他不斷向友人請教刻印方法,并參用雕花手藝,慢慢地學起篆刻來。


齊白石學刻印

木匠出身的齊白石,三十多歲時,已成為民間畫匠能以繪畫為業了。他愛好刻印,一次他看到著名篆刻家黎微刻印,就向他學習,他問黎的弟弟鐵安說:“我總刻不好,怎么辦呢?”鐵安對他戲說:“你呀,把南泉沖的楚石,挑一擔回去,隨刻隨磨,刻它三四大盒,都化成石漿,印就能刻得好了。”齊白石一聽,就發憤努力,常常弄得東面屋里漿滿地,又搬到西面屋里去刻,正是這樣的刻苦努力,使他后在篆刻藝術方面達到很高的水平。


“魯班之子”

齊白石從一個能干的木匠自學成長為優秀的畫師,后來又成為中外聞名的大畫家,可是他沒有看不起木匠的意思。他愛勞動,也愛勞動人民,木匠這個一般人視為下等的職業他卻是很喜歡的,所以他專為自己刻了“魯班之子”、“魯班門下”、“大匠之門”、“木人”、“木居士”等印章鈐蓋在自己的畫幅上,他在為自己曾做過木匠而感到驕傲呢!


齊白石與陳師曾的友誼

陳師曾是一位極有才能的早逝的金石書畫家,(享年48歲,梁啟超把他的早逝比為中國文化界的大地震)因學吳昌碩自號“染倉室”,與魯迅、齊白石都有很深的友誼。當年齊白石在京賣畫,價格比一般人便宜一半也很少有人來問津。后來陳師曾力勸他自出新意,改革畫法,并親帶齊白石的作品到日本舉行畫展,終于轟動中外,作品全部售空。兩人在藝術上相互切磋,共同提高,所以齊白石有“君無我不進,我無君則退”的詩句贊他。


“不能死守一家”

劉淑度在北京女師大讀書時,由李苦禪介紹,拜齊白石為師學篆刻。齊白石對這個女弟子要求很高,除了要他學習秦漢璽印及趙之謙、黃杜甫等名家印外,還對她說:“你現在做我的學生,當然要跟我學,但你不要光學齊白石而把把齊白石學死。”白石老人要求她“博采眾長”,“不能死守一家”,這道理,對每個學藝的人都有一定的啟發吧!


黃賓虹“偷”臨印譜

我國現代著名國畫家黃賓虹,幼年時候,在他父親與另一啟蒙老師影響下,就很喜歡書畫篆刻。他父親藏有一些丁敬、鄧石如的印譜,但覺得他年幼還小,往往只給他看一下就收回書籍。黃賓虹十一歲那年,趁父親外出的機會,偷偷取出印,化一個時間,精心臨刻了鄧石如的印章十多方。父親回來看到這些臨刻作品,開始還不相信是兒子刻的,直到看見他當場奏刀,才驚呆了。


“咬得菜眼,百事可為”

金石書畫家錢瘦鐵,無錫人,早年在蘇州某刻碑店當學徒。那時金石家鄭大鶴常到該店裱碑貼及其它拓片,瘦鐵常去鄭家送裱好的拓片。大鶴喜歡他誠樸好學,也就循循加以誘導,又介紹他和吳昌碩、俞語霜認識,有了這三位名家作老師,他更刻苦學藝,取三家之長而化成自己的面目,他刻過一方印,“咬得菜根,百事可為。”很能看出他的刻苦精神。


錢瘦鐵智救郭沫若

日寇侵華前夕,錢瘦鐵與郭沫若同在日本,因郭老聯絡留學生進行革命活動,日警準備拘捕,被瘦鐵探知,并買好船票,備好西裝,約郭老穿了浴衣在門口閑跳,當預約的小汽車開到門口,乘人不備就把郭老帶走,換上西裝,輾轉乘加拿大郵船,化名楊伯勉回國。日警后來懷凝瘦鐵而拘禁了他,他在法庭上堅不下跪,并抓起銅墨盒向法警擲去,為此判刑五年。由于日本人相助,三年半后提早釋放歸國,而他的畫名在日本大振。一九六三年國慶前夕,瘦鐵應邀到北京郭老家作客,故人重逢,瘦鐵欣然為郭老刻印二方,其中“鼎堂”一印由郭老篆字,瘦鐵刻石,成為二老數十年友誼的結晶。


“沒有學識什么都弄不好”

錢君陶是當代繪畫,書法、篆刻、音樂、文學,書籍裝幀等方面較全面的藝術家,出生在浙江桐鄉一個貧寒之家。童年就愛用泥土塑玩具,入學后又常用透明紙勾描香煙牌子為樂。由于多次跳級,文學基礎較差,工作后寫的信文字欠通,還有錯別字。豐子愷老師批評他說:“如果沒有一定的學識,什么都弄不好”。從此他埋頭讀書練習文法,甚至把一本字典全熟練地背出來,終于自學成為一位能吟詩作畫的多才多藝的專家。


西泠印社《印藏》的由來

杭州西泠印社,有一處刻著“印藏”二字的石刻,下面還刻著一段短文,這就是當年珍藏藝術在師李叔同金石印章的地方。李叔同就是中外聞名的弘一法師,他早年留學日本,在音樂戲劇、文學等方面造詣精深,書畫篆刻尤為人稱道。但在黑贈暗的舊中國,他懷才不遇,終于在1918年出家為僧,臨別,他將平生所刻的部分印章贈給西泠印社留念,印社就為他封存于石壁之中,題目:“印藏”,以供后人瞻仰。解放后,為了很好地保存這些印章,才全部起出,另行珍藏,而印藏刻石仍嵌原處,永作紀念。右列二印就是當年《印藏》的藏印。


西泠印社

一九〇四年,金石家丁仁、王褆、葉為銘、吳隱等在杭州發起組織一個研究金石書畫的學術團體。經過十年籌備,于一九一三年正式成立,定名“西泠印社”以“保存金石、研究印學”為宗旨,公推著名篆刻家吳昌碩為社長。印社先后擁有社員一百余人,日本著保篆刻家河井仙郎、長尾甲也遠涉重洋趕來入社。印社每年清明、重陽集會,成為研究金石篆刻的學術中心。


Copyright ? 綏中縣打印機價格論壇@2017

北京一分赛车开奖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