綏中縣打印機價格論壇

95-第108章 潘多拉魔盒

步槍2020-05-16 11:24:56

“我的天,我看不下去了。”

蘭利總部,局長秘書扭過臉,不忍去看偵察衛星傳輸回來的實時畫面。橢圓辦公桌周圍,坐著各個部門的負責人,中情局常務副局長凱文坐在居中的位置,臉色陰沉得可怕,拳頭握起來嘎吱作響。

其他幾個部門的頭頭分列兩側,盯著顯示屏臉色也是陰沉得可怕。亞太地區負責人方森德嘴角抽搐著說道:“有人嚴重破壞了規矩,此舉與恐怖組織沒有區別,我們必須展開報復行動!”

凱文臉色陰沉,目光冷冷地掃視著眾人,隨即落在了方森德臉上,但是他并不打算現在就說些什么。

“湄公河行動之前,我想我是明確表示過反對意見的,可是有人沒有理會我的反對。”

高級情報官尼克眼角斜著方森德,不緊不慢地說道,“即便是冷戰期間,也沒有人會那么做。當前中央帝國軍事力量發展如日中天,你這么做,是給他們大規模報復的理由。

說著,他從文件夾里抽出一張電文扔在桌面上,語氣變得冰冷起來,“會議之前我收到了最新消息,我們在東南亞的情報網絡遭到了毀滅性的打擊。先生們,明天你們會在新聞上看到東南亞各國首都都發生了槍擊案件。而我們的的人,將會是這些槍擊案件中的受害者!

他冷冷一笑,“美利堅最優秀的特工成了任人宰割的無辜路人,這怎么都不會是一個冷笑話。”

方森德并不認為自己的計劃有何不妥,他堅持說道,“難道你要坐視華夏人的軍事擴展嗎!尼克,聽著,這項行動是總統批準的!”

“夠了!”

凱文不得不說話了,再這么吵下去,攻擊的對象會變成總統,那可不是好現象。

他敲了敲桌子,冷眼掃視著眾人,“諸位,還是考慮如何收場吧。既然提到了總統,那么請問諸位,晚些時候我應該怎樣向總統匯報這件事情?”

尼克冷靜地說道,“發生的一切。我們已經輸了。東南亞地區的力量損失殆盡,諸位,別抱幻想了,難道要把航母戰斗群開進華夏人的領海?”

方森德掃了一眼頭發都花白了的尼克,心里對這位老特工還是有些忌憚的,但他并不打算改變自己的主張,他說道,“我們必須展開反擊,必須要讓他們知道,是誰在掌控著這個世界!”

“你已經沒機會了。”尼克冷冷地說,“周一死,你已經失去了所有的先機。”

凱文一看這個情況,這個會是開不下去了。方森德和尼克是兩種觀點的代表者,激進派和保守派的爭斗。

他站起來說道,“就這樣吧,我會想辦法向總統交代的。去做你們的事吧諸位,尼克,麻煩你來一下我的辦公室。”

方森德一愣,垂頭喪氣起來。

顯而易見,凱文傾向于尼克的意見。

尼克跟著凱文走進辦公室,凱文還沒坐下,就說,“把門關上。”

關上門,尼克就說道,“周一死,我們手里已經沒有能夠對付華夏人的牌。必須要改變我們的策略,避免硬碰硬,尋求其他方式重新獲得主動權。”

凱文走到酒柜那邊,拿起酒瓶和杯子,“威士忌?”

“當然。”尼克走過去在沙發那里坐下。

凱文走過來坐下,倒上酒,舉杯和尼克碰了一下,“還記得1962年的加勒比海嗎?”

“當然,我永遠忘不了。”尼克道。

凱文指了指威士忌,說,“你現在正在喝的,是1962年的威士忌,我放了整整三十年。昨天,當我接到東南亞陷落的消息,我打開了它。”

尼克靜聽著。

凱文說道,“三十年前,老伙計,當年你我還是剛剛畢業的毛頭小子,我還記得你當時很喜歡穿黑色風衣,因為你覺得那樣才能與特工這個身份相匹配。”

“是的,那件黑色風衣,還在我的衣櫥里。”聊起往事,尼克會心一笑。

凱文搖曳著杯子里的黃金液體,緩緩說道,“拍攝了蘇聯人在古巴的導彈基地之后,我們遭到了古巴革命者的追殺。”

“你救了我,是你把我拖上了海軍的快艇。”尼克微微點頭,道。

凱文深深呼吸了一口,“蘇聯已經成為過去式。自1990年,甚至更早些時候,我們和華夏人的爭奪,從莫斯科起,基輔,華沙,貝爾格萊德,明斯克,阿拉木圖,塔什干……上帝,我至今無法接受遠東獨立這樣的事實。”

尼克陷入了深深的沉默。

“華夏人趴在蘇聯的身上大口的吸允,而付出了最多努力的我們,得到的是什么?是亞太地區大踏步的后退,現在,到了東南亞。”凱文喝光杯子里的酒,“尼克,華夏人收復了外蒙,收回了唐努烏梁海地區,可憐我們國家還有些人自以為是。”

“凱文,你很悲觀。”尼克說道。

凱文點了點頭,“是的,我想退休了。回我的德克薩斯州農場去,過自己的生活。”

“不,你一定是在開玩笑。”尼克搖頭,他說道,“凱文,中情局不能沒有你,現在的中情局。伙計,俄羅斯,遠東,蒙古,阿富汗,東南亞,對華夏的包圍圈已經徹底潰爛,我們必須要重整旗鼓,建立起新的包圍圈。”

他盯著凱文,道,“你難道愿意看到美利堅回到一戰之前的狀態嗎?”

那個孤立主義的時代,偏安于北美,另一個版本的閉關鎖國。

“尼克,我們沒機會了,相信我。”凱文緩緩搖著頭。

尼克看出來了,他這位老伙計,已經失去斗志了。人可以什么都沒有,但不能沒了斗志。沒了斗志,如同沒了牙齒的老虎。

沉默許久,尼克喝了一口酒,道,“凱文,再執掌中情局一年吧,就一年的時間。”

凱文盯著尼克,良久,他問道,“你打算怎么做?”

“啟用王牌。”尼克吐出一句話。

凱文一下子坐直了,很震驚,隨即,他目視著尼克,慢慢的明白了過來——尼克要孤注一擲了。

但是,動用王牌,必須要有凱文的批準。

王牌,那是中情局手里最后唯一能發揮作用的牌了,那應該是再蟄伏二十年甚至更長時間的世紀級王牌鼴鼠,但此時,已經到了不得不動用他的地步。

否則,中情局將會徹底失去有效遏制華夏情報部門的手段。

“你,你打算親自出馬?”凱文說道,“老伙計,那可不是輕松活,也許你再也回不來了。”

尼克攤了攤手,說,“天佑美利堅。”

又是長時間的沉默,凱文舉起酒杯和尼克碰杯,道,“如果出事,我會動用一切資源把你救回來,這是我的誓言,老伙計。”

兩名加起來超過了一百歲的老特工,掀開了潘多拉魔盒。

開更新內容,二維碼如下,還是那句話,弟兄們隨意。

以下是為了紀念《中國獵人》完本而定制的個性化鎢金身份牌,自費自愿原則,價格大概一百元(后續出具體數量再談具體價),“步槍”是名字,想弄一塊紀念的弟兄,可以在槍團二營微信群里聯系唐刀,或者在95群里聯系步槍,不在以上群的弟兄,添加步槍個人微信申請:muzi_171。

樣圖如下:



Copyright ? 綏中縣打印機價格論壇@2017

北京一分赛车开奖网站